亚搏全站手机客户端-博电竞入口手机版官网

【沿着高速看发展】云端上的养护人

来源:实业总企业编辑:何城丽、赵卓璇 时间:2021-11-18 字体:[ ]

群山环抱处,云雾缭绕中,这里是位于重庆市江习高速的笋溪河特大桥,站在桥面探身向河谷俯瞰,足足有290米,相当于100多层楼高。江习项目工程养护处机电人员戴伟胜全副武装爬上大桥最高点9号塔柱,距离桥面100米的地方,戴伟胜的身影在交错悬浮的云雾中若隐若现,远远地看不真切。项目党支部书记吕承林见此情景,心绪难掩,亲口定论“云端上的养护人”这一称呼。

高度篇:漫步云端400米

“上面风很大,安全带都挂好,手持工具和材料全部固定好!”11月17日早上7点,一月2到3次的笋溪河特大桥巡查拉开了大幕。由于大桥位于高海拔山区,具备良好气候环境的时间相对有限,所以必须争分夺秒。这天江习项目工程养护处机电人员戴伟胜和2名同事任务是巡查大桥塔顶除湿机及相关设施设备的运行情况。“搭建绳索,佩戴好安全设备,桥上放置警示标志,每次准备工作都要在1个小时以上。”戴伟胜一边先容一边把足足20斤的材料和设备负重在身,他强调,“安全工作不容一丝一毫马虎。”绑好三根安全绳索后,两名同事留在桥面作为安全员随时查看桥下和安全绳索的情况。戴伟胜则负重沿着坡度约为60度的检查道(主缆)缓慢往上爬。

10米,20米,50米……攀爬将近90米,花费30分钟才到达第一个塔顶检测点,距离谷底将近400米的地方。按照常理来说,负重在如此陡峭的坡度攀爬是一件极度费力气的活儿,普通人每隔20米就会停下来休息片刻再继续,但是戴伟胜作为一名经验老道的“老师傅”一口气攀爬60米不用停歇,入行10年,入职4年,“无他,唯手熟尔”这句脍炙人口的励志句子也是戴伟胜的真实写照。项目工程养护处处长曾祥毅告诉笔者,其实戴伟胜刚接触电力检修工作的第一关就是“恐高”,高耸入云的四个塔柱,起伏漫长的检修道路,心理的恐惧让腿脚忍不住打颤,但他深知“克服恐惧的最好方式就是打败恐惧”,每次巡查他都咬着牙冲在最前面,大半年下来他已经能自在的在云端展翅飞翔了。从恐惧到熟悉,从熟悉再到熟练,戴伟胜的经历是业务精湛机电工人的标准范例,如今提起项目养护的一把好手,“戴师傅”必有提名。

笋溪河特大桥位于四面山收费站和四屏收费站之间,江津地区的群山最深处,作为江习高速海拔最高的地段,每年大概有156天都处于雨雾天气,特别是冬天,能见度最低不足1米,“中国红”的桥身将近一半被层层叠叠的云雾掩盖,养护人在起起伏伏的检查道(主缆)上走宛如漫步云端,检查道(主缆)每条长度约为1500米,两侧加起来约3000米,他们的身影在朦胧的雾海中前行,缥缈而坚定,神秘而绮丽。

“这个位置不正常。”戴师傅把除湿机开关位置打到“就地位合闸”,可是送电没有成功。会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最有可能是短路故障,他赶紧拿出工具检查。他一步步“甩掉”端子,缩小查找范围后,看着绝缘电阻测试仪上的数据,他得出了结论——电缆有接地。果然,经过仔细查找,在除湿机电线接触的地方,有一处磨损破皮。用绝缘胶带将破损处包扎好,重新将端子连接好后,顺利送电成功。 此刻已经是上午9点整,大雾一点一点把戴师傅的身影吞没,400米高空的大风吹不散雾都的雾气。留在桥面上的人员胡涛时刻留意着桥面的情况,通过对讲机叮嘱戴师傅随时注意安全,“收到。”戴师傅一开口就是一口白气,混入周边云雾,融为一体,此刻高空气温已经降到6℃,戴师傅的背早已被负重作业的汗水打湿,寒意化作刺骨的冰凉,戴师傅仍旧有条不紊的爬过剩余距离,对四个塔顶的除湿机、锚固、风力及攀爬的检修道(缆索)等设备完成巡检,此次共计查找和解决问题16个,排除隐患16处。中午12点整,历经整整五个小时,巡查工作宣告结束,戴师傅也结束了云端作业。

这次作业只是戴师傅入职以来巡查笋溪河特大桥56次里面最寻常的一次。“我的工作就是和雨雾天气‘对着干’”,戴师傅讲述曾经遭遇的一次大雾天气,作业到一半突然雾气浓厚到伸手不可见五指。

“是谁在我眼前遮住了帘?”

“是大雾哈哈哈。”

戴师傅讲起危急的情况依然妙语连珠,这一组自问自答是对于困难的乐观心态,也是对于自己专业技术的自信。当是进退两难,戴师傅只能停在原地等雾气减退,雨越下越大,四肢僵硬冰凉,经过20分钟之久才活动下身体,背起工具和材料,继续前行。如今,46岁的戴师傅仍然在云端漫步,对着跟随他脚步的年轻的养护人经常念叨着“在做机电工作一定要严谨合规,履职尽责,要把不折不挠的运营人精神发扬光大”,他24岁的徒弟胡涛说:“我师父一直觉得自己很普通,但是能把普通的工作做到极度认真,那就是一种伟大的力量。”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作为项目上机电养护处的老师傅,戴伟胜用他的行动感染着江习项目的每一个人。

温度篇:迎接炙考40℃+

人民网8月4日的网站头条,是重庆市气象台连续发布“高温红色预警信号”,多地气温高达40℃以上的资讯。这一天的江习项目也在高温中迎接“烤验”。

“项目上各个处室的人都这样,下雨下雪刮风高温都要正常工作,没什么稀奇。”对于江习项目工程养护处的职工来说,重庆气候受多方面因素影响,极端天气出现状况经常存在,无论风霜雨雪,还是酷暑高温,他们都要在高速沿线完成日常或者突发的养护工作任务。

“一天下来,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矿泉水要喝20几瓶,也不想上厕所,全淌汗淌掉了。”48岁的养护工王小宁还记得8月4日那天结束工作后,解开工作服,从领口开始皮肤颜色呈现极端色号的反差。王小宁、张远伦那天的工作任务是清除路肩杂草,他们熟练地戴上护眼罩,穿着不透气的养护服,背上沉甸甸的割草机,握着割草机柄,隔着手套都能感受到烫手的温度,控制割草机刀头清除杂草看似简单,但在高温下手持重物修剪,时间一长相当耗费体力。特别是位于道路旁高边坡上的杂草树木,养护工人更是需要架起梯子,开启各种“花式”爬坡模式,若遇到粗壮高大些的路边杂草,他们需要用更大的力气利用铲刀、镰刀等工具进行清除,有的则直接上手连根拔除。

在40℃的高温无遮挡全暴露的室外,光是站着不动就已经让人瞬间汗水浸透衣衫,更何况还在岗位工作的养护人,每隔几分钟把搭在脖颈处的毛巾取下来,轻轻一拧就是淋漓一片的汗水。杂草清除后,公路路肩变得整洁又美观,里程牌、百米桩、警示柱等标志变得更加醒目。

下午1点,S21江津方向K61+550代家坪隧道里,一辆装满酒糟的两轴货车发生侧翻,酒糟全部散落在全幅车道上,油污不断从车里流出来,需马上清理现场。接到通知王小宁、张远伦又立即带上工具冲向外面的滚滚热浪中,当时室外温度已经达到了45摄氏度。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养护人一直处于随时待命的奔赴姿态,奔波于道路主线、事故现场、下涵洞、爬边坡、进隧道……养护人一直在路上,一直在不讲条件的作业现场。

速度篇:尖峰时刻20分钟

  “终于将道路清理干净了,这下过往车辆可以安全出行了。”7月20日18时10分,工程技术员冉移君接到监控中心电话,江习高速习水方向K12路段出现滑坡隐情,山石夹杂泥土往下滚落,需要立即排除险情。

  18时12分,组织抢险人员。

  18时14分,准备所需材料及工具。

  18时16分,派出抢险队伍。

  18时30分,开车到达现场。

  冉移君和同事在现场采取紧急安全防护措施,设置警示牌、锥形桶对滑坡路段进行临时封闭,使用警灯提醒过往司机注意安全。同时将现场情况告知监控人员,要求他们利用高速情报板发送实时路况信息,以保证准备施工时的行车安全。他们在匝道入口用防撞桶封道,冒雨一铲铲、一揪揪地将沙子装进沙袋,用砂袋围堰,再迅速对路面危石进行清理。22时08分,从收到命令到清理畅通,仅花了不到4个小时,可谓是行动迅速。

就在当晚,四面山隧道内水量最大达4立方米/秒,远超隧道排水设施泄水量,积水最深处近30厘米,交通一度中断,冉移君和同事刚结束战斗,又立即奔赴下一个地点。2个小时过去了,4个小时过去了,一个排水点被清了,又一个排水点被清了……他们连夜奋战到次日凌晨5点,此刻已经连续作业11小时。在整个抢险抢通过程中,共组织养护和应急人员30余人,挖掘机2台、双排座货车1辆、水车1辆、扫地车1辆、河沙100立方米、铁铲30余把、锄头30余把、示警锥30余个,安全警示牌50余块、沙袋100条。

“汛期雨水多,更易出现滑坡、积水等情况,忙碌的时候有时候一天就要出动十余次。”从业5年的冉移君先容到,在天气特殊的时间段,比如汛期,养护人在夜晚都会自觉惊醒,时刻等待抢险的命令和通知,短到10分钟的排水沟疏通,长达12小时的边坡抢险,养护人都以尖峰时刻的速度奔赴现场、解决问题。“20分钟内,大家一定到达。”这是职责,也是承诺。

 登云端,下山谷,做过攀爬“蜘蛛人”;检设备,诊草木,做过十项“全能人”;抗高温,顶压力,做过夏日“炙烤人”;战严寒,斗疫情 ,做过风雪“守城人”……对于江习项目的养护人来说,有无数的前称和后缀,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他们和戴师傅一样,履职尽责,把养护的双向160多公里的江习高速当作自家“责任田”一样精耕细作,助力打造出重庆市的示范路和样板路,打造出不断优化升级的“三美江习”高速品牌。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亚搏全站手机客户端|博电竞入口手机版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