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被疑致幼童心肌损害!继权健之后 无限极又陷“神药门”

2020年5月15日 - 投资理财

T+-
(原标题:单亲妈妈的噩梦:食用无限极产品后,一年内三次被下病危通知书)
“无限极经销商杨秀玲、苏董莲对我说过最多的话就是——‘你要是买一万块钱产品,我就是你的恩人;但你要是买一千块钱,我就是你的仇人’。当时,我只认为她们是想要我多买点保健品,没想到最后真的成了我的‘仇人’。”12月13日下午,浙江杭州天气晴朗,但因服用无限极产品,身体出现问题的单亲妈妈方湘钰被病痛折磨得有些憔悴,她独自躺在杭州萧山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楼的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还必须时刻戴着呼吸机。尽管如此,方湘钰仍能半开玩笑地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的采访。就在过去一年里,因为心肺功能严重受损,方湘钰经历了三次住院抢救、被医生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11岁儿子无人照顾,欠下巨额治疗费……在和《国际金融报》记者谈起过往发生的种种时,方湘钰难掩内心的痛楚和懊悔。在她看来,上述“噩梦”都始于她在杨秀玲的推荐下,吃了无限极产品。夕阳余晖下的萧山第一人民医院,肖逸思摄1因爬山结识无限极经销商方湘钰本是陕西人,嫁到杭州后,在儿子一岁时离了婚,随后独自在杭州抚养儿子。由于她从小就患有哮喘呼吸道系统疾病,因而平时常会选择爬山锻炼身体。也正因为爬山,方湘钰认识了杨秀玲。不曾想到,这一场相识竟让方湘钰原本的生活就此改变。据方湘钰描述,杨秀玲有一间“无限极工作室”,专卖无限极产品,对治疗哮喘等疾病有良好的效果。当杨秀玲得知其患有哮喘后,就和她聊起了无限极产品,最开始,方湘钰不以为意,双方只留了手机号、加了微信就匆匆分开。此后,随着两人通过微信沟通逐渐熟络,杨秀玲就开始多次向方湘钰推荐使用无限极产品,并邀请方湘钰到其工作室参观。2018年11月26日,被说服的方湘钰来到杨秀玲在镇上的无限极工作室参观体验,当时自称是杨秀玲上级的指导老师苏董莲也在。杨秀玲和苏董莲称,不少糖尿病、风湿、哮喘患者在使用无限极产品后康复,并劝说方湘钰只要按时吃无限极产品,一定也能治好哮喘。哮喘病缠身,又加上杨秀玲和苏董莲的极力劝说,方湘钰办了一张498元的无限极会员卡,又购买了1500元的产品,即“无限极增健口服液、无限极灵芝皇胶囊、无限极牌钙片、无限极牌常欣卫口服液、无限极润和津露果汁饮料浓浆”。不过,方湘钰也留了个心,只支付了1000元,并称病情好转后再支付余下的500元。方湘钰所买无限极产品,方湘钰提供“我也知道无限极是保健品,不能治病,但当时还是昏了头,事后想着就当提高免疫力了。”但令方湘钰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体状况非但没有因为吃无限级产品好转,反而开始恶化。2018年12月12日左右,食用无限极产品才半个月,方湘钰开始出现拉肚子、呼吸困难、耳鸣、心悸、困乏无力等不良反应。在察觉到身体不适后,方湘钰很快询问杨秀玲和苏董莲是否需要调整剂量,但对方告知不用减量,最好加量吃。于是,方湘钰开始按照对方的说法加大服用剂量。2018年12月20日,方湘钰几乎已将购买的产品吃完,但不良反应并没有减轻,反而逐渐加重。据其描述,当时,她的脸和脚都开始浮肿,并伴随着心悸、心跳加快和呼吸困难。彼时,苏董莲还在劝说方湘钰继续食用无限极产品,并多次拒绝送方湘钰去医院,还上门劝说其继续购买产品,表示如果不接着吃就会前功尽弃,每月至少要吃1万元的无限极产品,连吃三至五个月才会有效果。《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苏董莲发给方湘钰的聊天截屏注意到,苏董莲称,“产品吃下有反应是好事,绝对不会吃坏了,一个月至两个月是最难受的,过了这段时间就会慢慢的轻松。”当记者追问其在出现不良反应时有无服用医院开的药时,方湘钰表示,自从开始吃无限极产品后,就没有继续吃药,原因是杨秀玲和苏董莲称医院的药和无限极产品不能同时服用。2三次病危、两度协商在出现严重不良反应且没有就医的情况下,方湘钰在2018年12月24日因呼吸困难被紧急送往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医院当时出具了病危(重)通知单,显示心肺功能严重受损,难以恢复。“当时,经过呼吸机、氧气、激素和大量抗生素药物的全力救治,我才脱离生命危险,还住院半个月,出院回家后也是活动受限。”方湘钰回忆起第一次病危时仍心有余悸,“虽然我曾经有哮喘和支气管扩张病的病史,但平时身体还是很好的,接送孩子上学的同时,还可以打点零工补贴家用。自从吃了无限极产品后,哮喘病复发并加重,甚至出现了其他疾病,每天需要靠吸呼机的氧气和每月3000多元的药物才能维持生活。”据称,方湘钰第一次病危后,就向无限极方面投诉了此事。当时,无限极总部派了上海分公司一位名叫吕晓伟的工作人员负责处理。不过,吕晓伟也是经销商,并非无极限公司内部人员。最后,吕晓伟出面跟杨秀玲和苏董莲进行沟通调解协商,认定这两人在销售中存在虚假宣传,夸大疗效,在服用后出现不良反应还让加大服用剂量方面存在过错,需要赔偿方湘钰1万元,不过要想拿到这个赔偿,方湘钰需要签一个收据。方湘钰提供的收据内容显示:“因吃无限极产品导致本人住院所产生的费用一万元整由负责方杨秀玲、苏董莲两人共同承担,今双方协商达成一致,以后身体有问题与杨秀玲和苏董莲和无极限公司无关。”这份收据的日期为2019年1月17日。一万元的收据凭证,方湘钰提供“当时,我欠下了很多治疗费,借款人在催债,况且我又一个人拉扯孩子,经济拮据。为了先拿到1万元,我无奈同意签下收据。”方湘钰表示,她其实并不认同收据中“和无限极公司无关”的说辞,认为无极限让她签下该收据的目的是想撇清责任。自第一次被下病危通知后,方湘钰称,一直是靠呼吸机和氧气以及中西药陆续在治疗。时隔大半年后,其病情再次恶化。2019年11月7日,方湘钰因呼吸衰竭再次入院抢救,经无创呼吸机、高频氧疗以及激素和抗生素药物等治疗后,于2019年11月19日出院。躺在病床上的方湘钰(已经换成了高频吸氧),肖逸思摄方湘钰告诉记者,从2018年12月24日被送急诊抢救入院治疗到至2019年11月28日为止,因住院(包括吸氧,医药费)总共花费10多万元,若再加上在家请护工费、营养费、误工费,共计近30万元。可就在计算完这大半年来的账后不久,方湘钰又躺进了病房。12月1日,方湘钰再次进医院进行抢救,同时被下发了一年来第三次病危(重)通知书。根据方湘钰提供的医院诊断证明书,方湘钰被诊断出支气管扩张伴感染、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阻塞性肺气肿、慢性肺源性心脏病、心功能不全、呼吸衰竭。医院给出的治疗意见为:患者反复支扩感染,呼吸衰竭,无创呼吸机应用,建议肺移植。最近一次的医院诊断说明,方湘钰提供最近一次的病危(重)通知单,方湘钰提供方湘钰认为,其病情加重的祸根就是听信无限极经销商吃了无限极的产品,无限极经销商也存在产品虚假宣传、夸大疗效以及不专业指导服用的问题。据称,今年1月24日,方湘钰再次打电话给无限极总部反应情况,并与上海分公司工作人员约定1月25号下午和经销商代表沟通调解此事的补偿方案。按照方湘钰的说法,后经无限极上海分公司工作人员和经销商代表沟通调解,认定经销商存在虚假宣传,夸大疗效,超大剂量指导服用等过错,让经销商赔偿医药费、营养费、护工费等共10万元。不过,方湘钰称,在沟通过程中,无限极公司一直不承认自己的过错,而是把责任全部推给了经销商。由于此事给其带来的伤害并非10万元所能弥补,她没有同意这个赔偿方案。自此之后,无限极公司没有再进一步主动联系方湘钰沟通此事,并开始对方湘钰冷漠处理,“找各种理由推卸责任,一拖再拖,态度也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也不再提起之前沟通说要补偿我的10万元。”方湘钰表示。方湘钰称,目前杨秀玲的无限极工作室已经“人去楼空”。3无限极:一直寻求妥善处理12月13日晚间,《国际金融报》记者拨打了经销商杨秀玲和苏董莲的电话,但均未有人接听。随后,记者拨通了吕晓伟电话,对方表示自己以前也是经销商,但因为此事已经身心疲惫,去做其他生意了。至于何时不再做无限极,吕晓伟没有回答。关于目前无限极是否与方湘钰仍在沟通中,以及是否有了结果,他表示并不清楚。值得注意的是,据吕晓伟称,当时,公司督促他去解决相关问题,他自己拿出1万元给了方湘钰。这和方湘钰的说法并不一致。方湘钰表示,1万元是杨秀玲、苏董莲所给。关于这一点,《国际金融报》记者尚未得到杨、苏两人回应。而就方湘钰提到的10万元相关协议书,吕晓伟称,当时,恰逢无限极陕西事件被曝出,因此公司想尽早平息方湘钰一事,但方湘钰没有同意。吕晓伟还提到,彼时方湘钰索要的金额较大。至于此后进一步的事情,吕晓伟表示“不要再问”。《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1月份,在方湘钰和无限极经销商首度协商解决问题期间,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的田淑平在今日头条上爆料,在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的服药期间,结识了无限极某指导老师樊某(一名无限极陕西经销商),并在后者推荐下给孩子每日大量服用8种无限极产品。但是,田淑平女儿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而且还在加重,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因“药物蓄积,滥用药物”导致患有佝偻病、肝损害、心肌损害等病症。这一事情曾遭立案调查。此后,无限极公开承认,公司存在经销商管理制度不完善、主体责任不明确,对经销商夸大、虚假宣传行为查处不力,对私自制售、传播、使用夸大、虚假宣传违规资料的行为监管薄弱,同时对消费者的投诉处理方式单一、人文关怀不足等问题,并称教训深刻。那么,在方湘钰这一事件中,经销商是否存在夸大、虚假宣传行为?12月13日,无限极方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公司已关注到方女士的相关情况,自2019年1月以来,公司已与方女士进行了多次沟通,针对方女士多次变化的诉求,公司一直寻求妥善处理。”无限极方面还表示,本着尊重事实、不回避问题、维护消费者权益的态度,公司第一时间敦促经销商沟通,并积极推动和促进事件的处理。但关于经销商是否存在问题以及无限极有无针对涉事经销商进行核查等,截至记者发稿前,无限极方面并未给出回应,仅表示“将就此事后续同记者进一步沟通”。4律师:企业有培训和监督经销商义务无限极是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旗下成员,成立于1992年。官网显示,无限极是一家从事中草药健康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的现代化大型企业。天眼查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有3条曾因产品责任纠纷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的法律诉讼信息,2条曾因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的法律诉讼信息,均发生在2014年-2019年间。在这5项诉讼中,有2项原告撤回起诉,另外3项诉讼中,原告称因使用了无限极销售或生产的产品,身体受到伤害。不过,判决书显示,由于原告诉求证据不足、原告不能证明无限极提供的产品存在缺陷等原因,无限极没有受到处罚。去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站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保健食品生产经营企业电话营销行为管理的公告》,指出保健食品经营者以电话形式进行保健食品营销和宣传时,应当真实、合法,不得作虚假或者误导性宣传等。今年1月8日,包括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内的13个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了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的“百日行动”。无限极方面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今年响应“百日行动”,公司展开自查自纠,推出了专项整改“十项措施”和针对夸大虚假宣传的“十二个严禁”,在各方面都加强了对经销商的管理力度。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企业对旗下经销商以及直销员有培训和监督的义务。一旦经销商出现问题,企业也需根据相应的过错承担一定责任。不过,有医药领域人士向记者指出,在很多保健品的维权案件中,消费者往往需要证明身体状况和所服用产品有直接关系,但相应的取证难度较大。之前的权健案例上,就有一位相关方面律师向记者表示,“当事人缺乏证据,小孩原本也用了其他医疗手段,所以很难认定权健有什么责任。”方湘钰也告诉记者,她曾经希望给自己治疗的医生开一个身体之所以突然恶化的原因诊断说明,但医生以“身体的状况是复杂的”等类似原因拒绝了她。上述不愿具名的法律人士告诉记者,方湘钰的遭遇并非个例。在其研究的近两百个消费过保健品受害人的案例中,消费者的共同之处在于:很容易听信保健品能包治百病的虚假宣传。她直言,保健品市场日益繁荣,在消费者对“保健品”存在较高的心理预期,而法律对受害人保护的不够完善、对企业的处罚力度不足的背景下,整个行业乱象横生。记者
王敏杰 肖逸思 蔡淑敏

4

法院认为,徐某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但其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具备相应的条件,其行为存在一定过错。被告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过错。

在微博文章中,田淑平表示其和无限极进行过沟通,后者表示会给为其解决问题也会给孩子协调诊治,但目前来看,这一事情并未得到处理。

“1月16日下午四时许,我们关注到了有关媒体对陕西田女士投诉我公司的报道,公司总部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项小组,连夜派人从广州飞往西安,与陕西分公司负责人一起责成并督促经销商樊某,约见田女士及其委托的第三方见面。”无限极方面表示,2017年12月以来,相关经销商与田女士就补偿额度进行了多次面谈协商,本次与田淑平的沟通从1月17日凌晨持续到早间5:30,因补偿问题有分歧,双方暂时中止了会话。

继权健之后,又一家直销公司——无限极陷入舆论漩涡。

(2017)渝03民终956号民事判决书显示,王某生前患癫痫病近十年,需长期服用癫痫药物控制病情。2016年5月初,被告赵某向王某家人推荐无限极产品给王某治病。同月,赵某配送了二个月计量的无限极产品至王某家中,以王某身体不好为由,要求加大剂量服用,并建议治疗癫痫病药物应与无限极产品间隔时间服用为宜。5月11日起,王某偶发癫痫病,其后发作越加频繁。王某家人多次电话联系赵某反映该,赵继勇均称系服用无限极产品正常反应。5月18日凌晨,王某病逝。

“为什么我没有签字?因为在要签字的那一刻,我悲痛欲绝,忍不住痛哭。那时我突然觉得,健康用金钱买不到。”田淑平告诉记者,“这一年(2018年)走来太不容易,为此事投诉了整整一年,至今没有结果。”

田淑平在其发布的文章中称,商洛、西安以及北京的医院看过其给孩子服用的8种无限极保健品,所有的医院明确表示“孩子不能吃保健品,这几种保健品里成分及含量不明”。

总部位于广州的无限极成立于1992年,是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旗下成员,是一家大型港资企业。

“后期(病情)会不会加重还不知道,(女儿)身体成长发育会不会受影响也是未知数。”1月17日,田淑平在电话中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感谢之余,美高梅正规网址,称孩子目前状况还算稳定,但后遗症恐怕无法治愈。

2018年12月26日,儿科医生大V“医生妈妈欧茜”发文称:“连新生儿也不放过”。配图疑为无限极相关人员的朋友圈信息“宝宝刚出生就可以喝增建口服液了,可以去黄,可以解胎毒,还可以预防感冒引起的肺炎……”

此后,家住陕西商洛市商州区的田淑平认识了商州区兴商街常欣商店(无限极授权店,授权编号:102380)的樊某。樊某告知田淑平“不要给孩子吃医院开的药”,并称“喝无限极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媒体此前报道,1月16日晚,无限极与田淑平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协商,并答应赔偿60万元。

根据无限极方面1月17日给到记者的口径,其后续将在全国范围内,认真整改在经销商管理中存在的相关问题。

最终法院判决徐某赔偿闻某家人7万元,被告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赔偿闻某家人3万元。

屡涉纠纷

此后,田淑平在樊某的指导下给孩子每日服用无限极产品,具体包括:无限极增健口服液、无限极儿童口服液、无限极钙片、无限极益生菌、无限极润和津露、无限极红果清露、无限极源乐餐粉、无限极常欣卫口服液。

此外,《国际金融报》翻阅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大量案件后发现,此前无限极已牵涉到多起诉讼。

1

1月16日,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的田淑平在今日头条上爆料,在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的服药期间,结识了无限极某指导老师樊某(女),并在后者推荐下给孩子每日大量服用8种无限极产品。

不过,在服用到第三个月后,孩子的眼睛出现充血。第四个月,孩子的头发已经枯黄。在孩子病情加重后,田淑平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地就医,最终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据悉,因为孩子体内药物蓄积,目前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神药”还是“毒药”

记者注意到,在无限极官网一篇题为《无限极积极拥护主动配合“百日行动”》的文章中,无限极表示,公司正对全国服务网点进行专项巡查,在全国范围开展专卖店规范培训,进行全面“自省自查自纠”。

另一个案件中,无限极公司主体并未受到处罚,但其产品仍然涉及致人死亡的诉讼。

“1月17日下午,陕西分公司负责人联系田女士,表示已经联系陕西的权威医院对田女士的女儿进行检查和治疗,但田女士表示拒绝。我们诚恳希望在获得田女士同意后,让其女儿尽早就医,我们愿意先行承担全面身体检查和治疗的费用。”无限极方面如是声称。

田淑平此前在微博文章中提及,其曾多次向商州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进行过投诉。1月17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辗转联系到曾负责受理该事件的相关执法人员。该执法人员回忆称,“大概是从2018年初开始,田淑平投诉樊某的常欣商店《食品流通许可证》过期,我们立案侦查之后发现情况属实,便对樊某进行了处罚,并将田淑平在《食品流通许可证》过期期间购买的无限极产品进行调换,并退款1万余元。之后,田淑平再向我们反映樊某销售的无限极产品存在虚假宣传,但我们去该店侦查之后,并没有发现明确证据。最后,田淑平又向我们投诉无限极产品对孩子身体有害,但这个也难定论,协调不成之后,我们建议他们走司法途径。”

事实上,田淑平在孩子服用产品期间曾心生疑虑。根据其公布的多个截图,因为一直不见效,2017年10月,其曾询问是否要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下。但樊某回复“不用查”,称“要相信无限极”。

无限极官网“产品一览”专栏显示,目前其已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共 145
款产品,并已在中国内地设立 30 家分公司、30 家服务中心,拥有超过 7000
家专卖店。

根据田淑平的自述,其曾拨打无限极中国总部电话,就用法用量进行咨询,无限极总部人员告知“可以给孩子服用,且加大量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