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创始人留下的“锅”?钜派陷入真伪保证函疑云

2020年4月25日 - 理财知识
创始人留下的“锅”?钜派陷入真伪保证函疑云

T+- (原标题:又现萝卜章?创始人留下的“锅”?钜派陷入真伪保证函疑云)
第三方理财留下的一地鸡毛,正四处飞散。上海知名财富管理公司钜派投资集团,最近陷入了保证函纠纷,这家机构的风控再度被拷问。具体要从钜派的创始人胡天翔说起。2017年8月,胡天翔离开了他一手创办的钜派,却也留下一些旧账。在离职前几个月,胡天翔当时任钜派联席董事长。据一位投资者委托律师描述,胡天翔给翼勋金融一名投资者的两笔百万投资出具了保证函,加盖“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印章,而翼勋金融正是胡名下的另一家公司。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由于翼勋金融出现兑付困难,胡天翔因催收问题被警方羁押,风险便暴露出来,持有上述保证函的投资者联系钜派,但钜派并不认这笔旧账。目前尚不清楚胡天翔在离职前出具了多少类似的保证函。谁出具了钜派保证函?2017年8月,钜派创始人、联席董事长胡天翔离职,由倪建达担任董事长兼CEO。启信宝显示,2018年8月1日,胡天翔退出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东名单,新增了倪建达,法定代表人也是倪建达。胡天翔离开后,主要经营上海子耕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子耕”)和上海翼勋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翼勋金融”)等公司。启信宝显示,2017年8月24日,上海子耕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甦翔投资咨询有限公司;2019年1月29日,再次更名为上海钜登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张恒变更为胡天翔。2017年7月4日,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倪建达等退出翼勋金融股东名单,目前控股股东是上海翼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胡天翔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翼勋金融官网显示,翼勋专注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消费金融等领域的发展。旗下P2P钜宝盆平台官网显示,胡天翔现任公司CEO,且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作为投资者的委托律师,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洪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2016年11月,投资者宋先生通过代销方上海子耕旗下子公司北京子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子耕”),投资了钜安恒大地产集团合肥专项二号三期私募基金产品,投资金额200万元,另附一份钜派保证函。据张洪波提供的材料,2017年3月,至少有两名投资者通过北京子耕投资了钜派的另外两款私募产品,各有一份钜派保证函。不过,上述三款私募产品均正常兑付,因此并未使用保证函。宋先生还通过北京子耕及登录钜宝盆平台,分别于2016年12月21日、2017年3月28日、2017年7月26日、2018年4月11日进行了四次投资,签署了《钜计划协议》,分别投资300万元(期限24个月)、350万元(期限18个月)、1万元(期限12个月)和150万元(期限6个月),共计801万元。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了上述四份投资协议,文本基本相似,在描述投资范围时,翼勋金融称,系钜宝盆平台上推荐的可投资项目。但在2018年底,翼勋金融出现兑付困难。钜宝盆平台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5月31日,借贷余额约48.45亿元,出借人人数4055。“上述产品购买期限届满后,翼勋金融仅归还投资收益约50.1万元,剩余投资本金及相应投资收益合计约816.3万元未兑付。”张洪波表示。特别是,上述300万元、350万元两款产品,代销方北京子耕员工也出具了钜派保证函。“北京子耕员工表示,钜派保证函由胡天翔开具,再由北京子耕员工给到宋先生。”张洪波律师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了上述两份钜派保证函,分别于2017年1月9日和2017年3月31日出具,保证人是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主要内容是:“保证人在此同意为被保证人购买上海翼勋金融的钜宝盆产品的本金及收益的返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加盖“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印章。胡天翔因催收问题已被羁押“上述钜派保证函的出具时间,为2017年1月和3月,当时胡天翔仍是钜派的联席董事长。”张洪波称。钜派新管理层和胡天翔的关系微妙。胡天翔离开钜派两年后,2019年5月,钜派和胡天翔旗下的上海钜登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矛盾一度公开化。钜派声明指责,钜登在宣传推介中自称为钜派未上市板块,表示和钜登无任何股权关系和任何关联关系。2019年7月,胡天翔被曝失联。11月2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翼勋金融上海总部,办公室仍开放,仅有零星几名员工。一名员工表示:“我们现在没有理财产品,只回收客户的款项,公司现在还有人在负责,一直在运行中。”“胡天翔已经被抓了,具体情况我就不清楚了。”当问及胡天翔情况,上述员工表示。但另一名员工反复强调:“一切以官方公告为准。”另一位接近警方的人士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天翔因催收问题被山东警方羁押,目前翼勋金融负责催收工作,解决投资者兑付问题。难道又是萝卜章?“由于胡天翔涉案,翼勋金融兑付困难,我们联系钜派。但钜派工作人员表示这不是钜派印章,系伪造。”张洪波表示,“我们提出,共同委托鉴定机构鉴定印章真伪性,但遭拒绝。”2019年8月,宋先生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一份钜宝盆产品保证函、一份钜派私募基金产品保证函进行印章鉴定。该鉴定意见书显示,两者系同一枚印章盖印。2019年10月,宋先生再次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钜派工商档案中加盖有“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印章印文的工商登记档案原件,以及一份钜宝盆产品保证函进行印章鉴定。张洪波称,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结论:一、钜派公司在办理工商登记过程中至少使用了四枚不同的印章;二、四枚印章所盖印文“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钜宝盆产品保证函中的印章印文“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12月6日,钜派集团首席风控官王茂昌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首先,钜派不会对投资者出具保证函或担保函,这属于严重违规,踩踏监管红线,董事会不会同意;其次,胡天翔从钜派离职时将一枚钜派集团公章移交集团层面,和投资者‘保证函’上的公章不是同一枚,查询2017年6月以前的记录,也没有出具保证函的用印记录;第三,现在联系不上胡天翔,联系北京子耕员工,对方称不知情;第四,北京子耕跟钜派没有任何股权或关联关系,北京子耕才是该投资者所持钜宝盆产品的募集方;最后,建议投资者用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上述说法也得到钜派董事长兼CEO倪建达的认可,他说:“既然不是我们,我就没办法做任何协调了。”

美高梅国际官网开户 1

作者:江一梦 张观海

来源:独角金融

近日,据福布斯中国称,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上海翼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钜登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天翔已经处于脱岗状态十几天,其去向成谜。

同时,钜登投资办公室已然人去办公室空;上海翼勋也仅剩余寥寥几人在办公区域办公。另外,独角金融整理发现,从6月21日起到最新的7月12日,胡天翔及钜登投资连续被上海各区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共计51条记录。

美高梅国际官网开户 2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官网)

从2010年创立钜派至今,胡天翔的财富之路布满荆棘。

1

出走钜派,另起炉灶

2010年3月,胡天翔与其他几位合伙人一起创立了钜派投资集团,并将其定位于为高净值人群提供第三方理财服务。在胡天翔的领导下,钜派一路高歌猛进。据钜派投资财报数据显示,其净利润,2011年就达到1500万元,2012年接近3000万元,2013年达6000万元。

2014年,钜派便已经建立起了区别于其它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的多元化优势,跻身中国第三方理财机构第一阵容,配置和管理的资产年均增长率超过80%,其最初的十几名员工也扩展到了上千名。2015年7月16日,钜派以10美元的发行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成为当时中国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财富管理机构,市值超过3亿美元。

好景不长。到了2017年,风头无两的钜派迎来了重大人事动荡。2017年3月,有消息传出,胡天翔将离开钜派投资,但这一消息遭到了他本人的否认。不过,2017年8月11日,钜派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倪健达发布了对员工的公开信,证实了胡天翔的离职。

美高梅国际官网开户,据《今日财富》当时报道,胡天翔的离职或许与钜派内部高层斗争有关。该报道称,然而随着资本的介入,胡天翔的权力和地位被逐步“稀释”,特别是在易居资本加入之后。易居中国董事局主席周忻在2015年邀请倪建达加盟,成为易居中国金融集团实际负责人,并出任钜派联席董事长。倪建达入主后,钜派投资集团形成“双头领导格局”。胡天翔的离职,钜派投资集团从此步入“倪建达时代”。

离开钜派后,胡天翔于2017年加入了上海子耕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有其10%的股份。该公司也于胡天翔加入的同时更名为“上海甦翔”。在2019年初,公司再次更名为“钜登”,胡天翔也正式成为钜登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

2

钜登捆绑钜派宣传惹争议

据钜登官网显示,公司股东包括经纬创投、光速中国、光源资本、成为资本以及海通国际。其产品包括私募股权投资产品、策略产品、固定收益产品、与第三方共赢平台“乐银家”的海外综合金融服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