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金融供给侧改革年中考:安邦正在进行万亿”瘦身”

2020年4月25日 - 理财知识

T+- (原标题:金融供给侧改革年中考:小型机构风险可控
小微融资“扩量降价”)
包商银行被接管后,中小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引起了关注。在7月4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梁涛,首席风险官、新闻发言人肖远企,首席检查官杨丽平介绍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措施成效。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表示,“曾经一度有个别中小银行和金融机构也出现了短期流动性的困难。但是现在包商银行的各项业务已经完全恢复正常,而市场上个别中小金融机构的短期流动性困难,在我们采取了果断措施以后,风险已经得到化解”。他还提到,中小金融机构是我国金融业重要组成部分,下一步要深化供给侧改革,需要加强和支持的重点就是要发展中小金融机构。在发布会上,大家关注的焦点集中在“两小”,即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和小微企业的融资。安邦正在进行万亿“瘦身”在金融供给方面,周亮表示,当前我国基本形成了商业性、开发性、政策性和合作性金融共同发展的格局。比如,发挥大型银行的头雁效应,通过改进内部的激励约束机制,科技赋能,大幅度提升金融服务的质效;股份制银行实现差异化经营,做出自己的特色,明确自己的市场定位;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这些小一点的机构,恰恰要立足于当地,服务好小微、“三农”。不过,中小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乱象频出,也是监管关注的重点。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表示,“前一段时间,金融领域发生了一些案件,反映出部分经营机构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主要表现为股权关系不透明、不规范,比如说股权代持的问题;还有关联交易管理粗放,存在着利益输送问题;发展战略盲目追求粗放扩张,内部管控与发展速度不相匹配”。安邦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梁涛表示,这个机构股权管理是比较混乱的,治理机制也是失效的,“三会一层”形同虚设,风险不断积聚。梁涛表示,2018年2月23日,银保监会依法对安邦集团实施监管,监管以来,银保监会主要采取了“保稳定、瘦身、纠偏、推动重组”等监管措施。在“瘦身”方面,梁涛表示,“按照法治化、市场化原则,通过公开挂牌等形式,坚决处置出清与保险主业协同性不强的海外资产,还有非核心的金融牌照,目前已经有超过1万亿的各类资产已经或正在剥离,公司资产规模有了明显下降”。与此同时,接管组还对安邦的经营方式进行了纠偏。“原来安邦主要是发行了一些中短期理财型产品,现在我们通过采取措施,持续降低中短期理财性产品的规模和占比,到今年年底,预计占比不会超过15%,推动公司全面回归保险主业”。梁涛还透露,目前正在推动安邦的重组,将稳步推动引战重组,推动公司逐步实现正常经营。梁涛表示,“在各方大力支持下,安邦集团的风险处置工作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风险得到了初步控制,没有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公司利益相关方的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小微贷款保本微利在服务实体经济、信贷支持小微民企融资方面,进一步做到了“扩量降价”。据中国银保监会首席检查官杨丽平介绍,今年5月末,对民企的银行贷款余额是40万亿元,较年初增长了5.8%,前五个月新发放的民营企业贷款占新发放的公司类贷款51.48%。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方面余额是10.25万亿元,较年初增长了9.55%,比各项贷款增速高了3.61个百分点。价格方面,前5个月民营企业的平均贷款利率是5.98%,较2018年全年平均贷款利率下降0.92个百分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方面,平均利率6.89%,较2018年全年平均水平下降0.5个百分点,其中五家大型银行的平均利率是4.79%,下降了0.65个百分点。此外,杨丽平还主动回应了近期媒体记者较为关注的大行“掐尖”中小银行的优质小微企业客户,以及商业银行小微贷款低利率是否可持续问题。杨丽平称,确实近年来大型银行积极发挥头雁作用,小微企业贷款速度确实明显增加。到今年5月末,大型银行普惠型小微贷款余额2.1万亿元,较年初增长了23.7%。是否对中小银行的客户产生了“掐尖”的现象,有没有挤出效应?杨丽平表示不认同。首先,小微金融市场目前空间比较大,对比税务总局统计的有纳税申报企业法人数和普惠型小微企业法人与企业主的贷款户数,对有纳税申报的企业的贷款覆盖率是26%。就是说仅有26%的企业获得了贷款,市场空间还是比较大的。其次,杨丽平认为,大银行现在做小微发展比较快的很多都是利用线上渠道,从他自己的客户当中发掘贷款客户,线上通过大数据发掘之后,再发放贷款。而中小银行立足于自己的亲缘、地缘,走街串户,挖掘客户资源,多数的客户切入点是从传统网点切入。因此,不存在正面竞争。此外,在杨丽平看来,适度竞争也可以更好帮助银行改善服务。她表示:“不可否认,大型银行和中小银行在小微企业的客户上肯定会有一些重叠。但是通过大行发挥鲶鱼效应,能够带动市场的活跃程度,也可以促进小微企业客户群体下沉,把小微企业市场服务的蛋糕做大”。至于大家比较关心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持续下行,是否能做到商业可持续?杨丽平表示,从定位来看,大型银行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定位就是保本微利。各行通过加强成本核算、改进风控,不断完善产品和服务,将小微金融服务定位于保本微利。与此同时,国家对小微企业贷款给予了优惠政策,比如人民银行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创设定向中期借贷便利,财税部门也有相关的政策,这些监管都要求反映在小微企业贷款定价当中。大型银行通过大数据、云计算,也能更准确地识别风险,降低对抵押担保的过度依赖,从而降低自身的资金成本、运营成本、风险成本。

安邦集团、包商银行的处置工作进展如何?今年以来,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出台了哪些新措施,取得了哪些进展?缓解小微民企融资难是否存在大行“掐尖”现象?低利率贷款是否可持续?外部不确定性因素是否会影响金融市场进一步扩大开放?

在国新办7月4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梁涛,首席风险官、新闻发言人肖远企,首席检查官杨丽平就上述热点问题作出了回应。

周亮在会上表示,当下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得到持续提升、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取得积极进展、金融业改革开放迈出新步伐。下一步,将持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

强监管升温

作为近两年金融业大事件,安邦集团、包商银行被接管,备受市场关注。在当天新闻发布会上,周亮、梁涛分别对包商银行、安邦集团的风险处置情况做出了回应。

梁涛表示,通过保稳定、瘦身、纠偏、推动重组等监管措施,安邦集团的风险处置工作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原来安邦主要是发行了一些中短期理财型产品,现在通过采取措施,持续降低中短期理财型产品的规模和占比。到今年年底,预计占比不会超过15%,推动公司全面回归保险主业。”

近年来,由于多种原因,我国金融机构出现了盲目扩张和公司治理乱象。例如,公司治理薄弱、违规资金运用、产品创新不当、销售误导、财务业务数据不真实等。

“部分经营机构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主要表现为:股权关系不透明、不规范,比如股权代持的问题;关联交易管理粗放,存在利益输送问题;发展战略盲目追求粗放扩张,内部管控与发展速度不相匹配等。”梁涛称。

自去年3月底银保监会成立以来,重视公司治理工作,强监管的态度也在明显升温。据了解“三定方案”出台以后,银保监会专门设立了公司治理监管部,统筹银行和保险业的公司治理监管工作。通过补齐制度短板、加强检查评估、强化问责,持续推动银行保险业提升公司治理的合规性和有效性。在监管实践中分类施策,对不同的机构实施差异化监管。

持续的整治取得了明显效果,制度短板得到有效弥补。2018年以来,银保监会修订出台规章和规范性文件20多项。部分制度滞后、缺位、交叉重叠和相互冲突等问题得到有效解决,公司治理、资金运用、产品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监管能力自身建设等重点领域的制度体系进一步健全和完善。

包商银行方面,周亮回应表示,包商银行的各项业务已经完全恢复正常,而市场上个别中小金融机构的短期流动性困难,在采取了措施后,风险已经得到化解,现在市场是非常平稳的。

“中小金融机构是我国金融业重要组成部分,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加强和支持的重点就是要发展这一类中小金融机构。”周亮称。

梁涛表示,下一步,银保监会将以提升银行业和保险业机构公司治理的有效性为核心,持续加强公司治理监管。

一是,进一步弥补公司治理监管制度的短板,完善银行保险业公司治理的监管制度体系,在公司治理的机制、股权管理、交易管理方面补齐制度短板;二是,开展银行保险业机构公司治理的评价,针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落实;三是,推动公司治理监管的信息化系统建设,提升公司治理监管信息化水平和科技化水平。

“我们还要进一步深化改革,使这些中小金融机构回归本源、下沉服务,更多的聚焦当地、聚焦社区,服务好小微、‘三农’,明晰市场定位,强化内部管控、公司治理,这样才有利于进一步提升金融服务的质效。”周亮表示。

更多开放措施在路上

而作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部分,中国金融业正在加快开放进程。

去年4月,银保监会推出了15项开放措施,今年5月,金融业改革开放又迈出新步伐,推出12项扩大开放措施。在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论坛发表演讲时指出,将原来规定的2021年取消证券、期货、寿险外资股比限制提前到2020年。进一步向世界展示了我国不断开放的决心和行动。

“中国加速开放金融市场,保险市场可以更快地填补保障缺口,对于寿险来说,市场进一步开放可以呈现出更多机会。随着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投资回报增加,将有力地吸引更多高质量的境外金融机构到中国来投资,对于寿险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瑞士再保险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安仁礼表示。

美高梅国际官网开户,对于金融对外开放促进金融改革发展,国务院发展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对第一财经表示:“外资保险公司不仅提供产品与服务,促进了市场竞争,而且也带来了关于保险经营的基本常识以及国外保险经营的惯例,有助于中国保险业形成改革共识,从而促进我国保险市场的改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