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微商“D女郎”会销骗局:“宝妈”借款囤货包销无望

2020年4月15日 - 理财知识

T+- (原标题:微商“D女郎”会销骗局:“宝妈”借款囤货包销无望)
11月19日,河南南阳80后“宝妈”张女士通过中国质量万里行投诉称,她囤积38万元的“D女郎”总代级别的产品还没卖完,这款被常州市汴禧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汴禧集团”)宣传为“缩阴、丰胸产品第一品牌”,都是通过“会销洗脑”后现场缴费,又通过不同幅度地增加产品折扣力度,让“宝妈们”不断“报单”投入。一年多以来,张女士以及身边的“微商伙伴们”多次被要求缴费“冲业绩”,以保住总代级别,否则被开除;期间,张女士按照购买前承诺的“三个月公司帮着把38万的货出完,如果出不完,公司回收”,她要求退货退款,却被微商“团队老大”否认并被踢出微信群。微商通过社交工具的属性,让张女士对维权并没有多大的信心,但是她还是希望能得到产品所在的售卖平台公司能给出一个说法。因为欠下的贷款利息越来越高,11月开始,张女士不得不通过打折卖货,以便于资金能够尽快回笼,“回想起这个微商过程,D女郎微商卖货就是一个骗局。”  一夜暴富的会销“洗脑”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的张女士,30出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2018年9月,张女士通过身边人推荐,从2016年开始接触微商,“最初做这个产品,就是一个小级别的代理”,据她了解,与她一样的宝妈,在南阳市有六七位,都在销售这个产品。互联网资料显示,“D女郎”系列产品是出自常州的一家公司,代言人为温碧霞,在不同场合的宣传资料中,这家公司被称之为“汴禧集团”,汴禧集团成立于2015年,全称常州汴禧集团商贸有限公司,公司下设研发部、生产部、企划部、客服部等多个部门,具备专业的营销系统、营销方案和营销团队,“D女郎缩阴是汴喜集团旗下一款明星产品,自产品亮相以来受到无数女性的喜爱,短短几年时间销量已经成为行业相同产品第一,我们的梦想‘D女郎-让人人都做自己的女王’。”2018年9月,张女士受邀参加一个“D女郎”在常州的会议,“在会议上被团队请来的老师层层的洗脑,因为来自于农村,内心有很多的不甘,也想改变,在现场交了订金两万元”。她介绍,最初做小级别的代理商时,通过不断发朋友圈,抱着“试一试”心态的朋友们能让她每个月挣得两千多元。拿“D女郎”私护产品来说,拿货价为每盒240元,售价为580元每盒,后来公司对产品进行升级后,每盒售价为480元。在常州召开的会议现场,张女士了解到,只要升级为“D女郎”总代,就能实现拿货价每盒180元,以此类推,她觉得这样的利润空间就大很多了,“会议现场,不断有大的代理商进行炫富,豪车豪宅、幸福的有钱人的生活不断进行刺激。”直到后来张女士进行投诉,她才知道,这一个过程,就是“炫富”“洗脑”的过程。  总代的诱惑:借20多万冲业绩在常州的会销过程中,除了张女士现场缴纳的2万元订金,她还需要支付38万元的费用购买货物,才能享受总代的权益,“当时升级的时候公司和老大承诺,还有老师也给我们承诺,三个月让我们把38万的货出完,如果出不完,公司回收”。张女士认为,“D女郎”产品卖不完还能退货有汴禧集团的靠山,她从常州回到南阳后,借款近30万元以达成“总代”的目标,“分10次将这些款筹到了,私人贷款、信用卡、支付宝,总共借款25万元。”“这个微商销售团队就是现场逼你完成冲业绩的任务”,成为总代后,张女士开始认真经营这份“事业”,她参加了一次集团的年会,一次分公司的年会,以及今年4月和5月的销售会议。她回忆说,“在4月郑州的销售会议上,有一个女孩被要求现场打款18万元,大会现场就拽那个女孩的头发,不断的逼你完成业绩,并不是真正的卖产品。”回忆起当时惊心动魄的一幕幕,张女士说,很难相信自己怎么在那样的氛围中继续做微商,“后来那个被拽头发的女孩就打款了,不过也基本没有出现。”直到今年,离成为“总代”的日子半年多过去了,还有二十几万没货没出完,汴禧集团又来逼着张女士“做业绩”,“说如果不做业绩就要把我开除,每个月强制性最低五万块钱的保底业绩,和我同一批上来的很多人因为借不到钱做业绩都纷纷被降级或者开除。还有一部分人因为不甘心,想着自己拿了几十万,好不容易拿到一个最高级别的总代,就这么掉下去了,特别不甘心,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包销无望
囤下的货只能打折出售张女士没办法,最后不得不通过网贷借了钱来“做业绩”,“撑了两个月,实在撑不下去了,最后不做业绩,就这样被踢出了局。”她做在的微商团队的“老大”也不管不问,张女士去找“老大”说当初承诺的退货,却被告知,“根本没有退货这一说,直接把我踢出了所在的公司所有的群,我想去找人说都找不到地方,而我的上家老大虽然没有删除我的微信,但是发信息一直在给我绕圈子,不给我解决问题。”而再次购买“D女郎”产品的张女士的朋友们并不多,按照市场价每盒480元的售价,更加没有朋友购买,很难“出货”。张女士说,“这款产品本来是‘消’字号,但是在不同的场合,一直宣传疗效,本来也不合法,我自己的朋友圈也不好意思宣传这些疗效。”与许多微商囤货的宝妈经历类似的是,没有正式的工作,加上网络借贷的压力,又遇上无法及时出货,这些宝妈们承担了很大压力,与新闻媒体报道的宝妈们因此影响夫妻或家庭关系不一样的是,张女士的微商经历虽然并不成功,但是家人还是支持她尽早维权成功,“如果确实无法维权成功,家人们也支持我能够尽快卖出去产品,尽快将网贷、信用卡以及私人贷款的费用还完,就是买了一个教训吧。”

这只是黄粱一梦。

在华东某省会城市,有一个国际公司做了三天的所谓全国会议。这是一个号称全国第一微商的公司,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公司呢?微商又是如何发展“致富”的呢?

而我为一探究竟,在里面待了整整三天,做了三天的保镖。没错,而我这个保镖就是为了撑气势,做架势,装模作样的,显得保护的每一个人都是大腕,都是身价千万以上的人物。

前一天的时候,我对这场全国会议充满了好奇与骄傲。毕竟能够为政府全国性的会议服务还是很开心的,哪怕是学术交流会。到了现场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公司的活动,而且是一家做微商的公司。可是人家做的是全国性的啊,顿时也是有些不知一二。我当时怎么也没想到微商还有公司,虽然之前也对微商有着简单的了解——在朋友圈发各种产品,每天都要被微商的无数条信息刷屏。

有人说,什么是真正的朋友?你朋友做微商,而你没有屏蔽她。请原谅我用这个“她”。

参加这场全国会议的,还必须得买票进场,将近100块钱。门口全是安保,还得过安检。当然,这也是显得的规格之高,多么正式。入场的几乎清一色三四十岁左右的女性,我不是在歧视,而是看到的绝对极大多数,这些人大都被称为“宝妈”,三天里好多宝妈带着还在襁褓里的婴儿参加这场微商“盛会”,我都会好意地让她们靠后坐,因为她们离那个音响太近了,而且又特别特别的响,真心容易损伤婴儿的听力,我真的感到特别痛心,可是劝告往往是无效,不为所动的。她们以为靠舞台近,离公司老总和她们的“老大”近,离成功和财富就几乎唾手可得了。

活动内容。三天,三场,每场听众不同,但每个环节甚至是哭诉、呐喊的方式内容却是始终不变的。先是集团的总裁致辞,用带着方言的普通话讲述下集团的发展辉煌历史,其实成立不到一年。接着会讲自己也是从普通的人坐到了现在这个位置,接着讲集团接下来的五年伟大计划以及那个目标——让每个信任、跟随我们的家庭都能致富。这位总裁有说过——其他同类微商企业没有做过超过两年的,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公司能否发展超过五年。

一天一个团队,有的团队竟然发展了二十多万人甚至过百万……别管到底多少人,我发现趋之若鹜的真心不少。她们把团队的创始人称之为某某姐,亲近的就像是邻家大姐姐一样。每个团队下面还有诸多的小团队,下面的小团队创始人则被称为“老大”。无论是某某姐还是“老大”们,会称她们的下级为家人。

集团老总,某某姐,“老大”,只要他们一出场,先走红地毯,红地毯两边都是我一样的“保镖”,不准她们家疯狂的家人们靠近,与大腕们拍照、合影、说话都是不被允许的,都是一家人好尴尬。这样来保持大腕们的神秘感和距离感。

每场总有一个说话特别大声,特别无下线,特别有煽动力的女性讲述她的辛酸史,励志史,奋斗史和发家炫富史。没错,她们自称一场讲课二十万。期间她会邀请一些来公司后致富的人上台讲述属于她们的不被理解,不被认同。她们大都有这样几个共性:薪资少,体力工作,家庭无地位被婆婆或老公欺负,没钱还被有钱的亲戚看不起,有重大疾病……反正是社会上形形色色不幸的人都有。这些“正面典型”先是哭诉自己的种种不幸或是不如意,之后“有幸”遇到了她们人生的贵人——“老大”,从此走上了月入过万的幸福美好生活。

一个接着一个的血泪史讲述之后,下面就被鼓动了,最后一个环节就是“鼓起你的勇气,成功就在于你迈出了接下来的一步,走上台来,财富就会属于你和你的家庭”。走上台是让下线们成为总代,代理费三万左右。

关于微商级别,入门是天使,再往上是总代,小核心,大核心,钻石之类的……而核心的升级费用就得上百万了!

我还是继续讲讲这群趋之若鹜人员的普遍形象,宝妈,学历较低(中学),家庭一般,样貌一般,无工作或是工作一般。微商集团老总和那些上台讲话的人都在鼓吹没有学历一样可以赚大钱,可以比学历好的人赚得还多!于是,我就不得不提到她们共同的梦想了。

她们的梦想就是买车买房,让她们的家庭过上有钱人的生活,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或许还有一句,想成为人上人,而不是社会底层,被人看不起的生活。这是我三天里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她们都在鼓吹教育无用论,却还梦想着要让自己的孩子有个好的教育。这是矛盾的,也是个笑话,可是我笑不出来。我在想,教育无用,还不如直接让孩子从小就做微商致富呢。当然,这也是一句话玩笑话。

可能微商公司就是利用以“宝妈”为首这种人群的心理,来不断发展下线。微商公司在给她们编织了一个“发家致富,走上人生高峰”的美梦,她们前仆后继,矢志不渝的去追逐。美高梅国际官网开户,有不少“宝妈”是借款,用N多个信用卡,贷款,甚至不惜卖房来拿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代理费,以此来挤进集团那个高高在上的“大腕”们的圈子里,获得更多的财富。除了绝大多数的宝妈,其中还有个16岁的学生,有个不被所有家人支持的孕妇,有不少还是来自东北、西南的妇女来参加这个所谓的全国会议,有个老年女性几乎全国各地每场会议都会去……

我不知道我写这句话应不应该,但这可能就是一个事实。我承认这个公司发展之初就“入坑”的人确实是赚到了不少钱,可能月入过万或是好几万,很快就也买了车和房,但是这种赚钱模式我真的不太认同,也是完全排斥的。

他们与传销不同的是,他们有货,有实体的产品,大多是女性私护用品。我觉得种种都是在充分利用女性的各种心理,电影《让子弹飞》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嘛——杀人诛心。台上想成为总代的,可以现场交现金,还可以刷卡,大屏幕上还有她们某某姐的支付宝二维码,赤裸裸的金钱交易啊!交了三万块钱发了张证书,就有机会和某某姐合影,这个时候的某某姐被一群保镖紧紧包围,每次只能放一个新总代进去和她合影,当然这也是心理战术。另外公司还会给她们六十个有效数据,所谓有效数据就是下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