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贵州煤矿事故14死2被困:老板为失信人 曾无照经营

2020年4月11日 - 投资理财
贵州煤矿事故14死2被困:老板为失信人 曾无照经营

T+- (原标题:贵州煤矿事故14死2被困:老板为失信人,曾无照生产经营)
原创首发 | 时代周报文 |
叶万今天(12月17日)1时30分许,贵州省安龙县发生一起煤矿事故,截至9时造成14人死亡、2人被困。安龙瓦斯事故已得到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委宣传部证实:失事煤矿为安龙县广隆煤矿,事故类型为煤与瓦斯突出,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开展紧急救援工作。经初步核实,当班井下作业人员23人,7人安全升井。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调查发现,安龙县广隆煤矿与广隆集团关系密切,该煤矿主要负责人、股东何苑聪及许广平均为广隆集团旗下子公司或孙公司高管,且两人均被当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安龙县广隆煤矿还存在多起违规行为。2019年,该煤矿因逃避监管而被应急管理部门列入安全生产失信名单中。更早在2012年被市场监管部门“没收违法所得”,理由是“无照生产经营原煤”,也就是俗称的“黑煤矿”。除此以外,这家煤矿还曾因为采煤挖断水源、造成地陷及房屋损坏,而与附近的免补村村民发生纠纷。1“黑煤矿”挖断村民水源致地陷2012年3月15日,一则署名“安龙县文明办”的回复,出现在了贵州省政府官方网站的金黔专题上。此前不久,该县戈塘镇免补村村民刚在网上举报了广隆煤矿“违法开采挖断水源”的问题。举报者称,广隆煤矿违法开采导致免补村的土地和房屋开裂,还挖断了地下水源,该村失去水源,干旱严重。这一举报内容后来得到了有关部门的证实。安龙县文明办在回复中称,经免补村村干部及部分群众反映,广隆煤矿在开采作业过程中,爆破作业导致该村部分民居墙体开裂、地基塌陷和田地裂缝损毁(面积不详),要求矿方给予经济赔偿。戈塘镇于2011年12月16日、12月20日由分管安全生产工作的领导牵头,从国土、安监、司法等部门抽调人员赴免补村就该村与广隆煤矿的开采地质纠纷一事开展调查,同时召集纠纷双方协调解决。调查后给出的处理结果是:经有资质的单位鉴定后,确定矿方爆破作业所致的上述事实,矿方同意按照国家的相关占地补偿标准给予补偿和及时解决群众水源问题。出乎意料的是,2011年当地多部门联合调查时竟未发现,广隆煤矿实际上当时还是一个无照生产经营的“黑煤矿”。2012年3月23日,安龙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在执法检查中,发现当事人安龙县广隆煤矿有限公司无照生产经营原煤。不久后的5月18日,该局对广隆煤矿做出了“没收违法所得的行政处罚决定”。这是广隆煤矿公司营业不到一年来,遭遇的第一起行政处罚。几年后,这家公司不知何故突然停产,并在资金链上出现严重问题,进而与工人、运输商及供应商等发生经济纠纷。2“老赖”老板拖欠工人工伤待遇公开资料显示,安龙县广隆煤矿有限公司的营业期限是2011年2月28日至2031年2月27日。该公司注册资金1500万元,其中何苑聪认缴出资1350万元,持股90%为大股东;许万平认缴出资150万元,持股10%为小股东。在百度企业信用查询系统中,安龙县广隆煤矿有限公司的风险提示多达89条,其中有84条为裁判文书。这些法律文书主要包括工伤纠纷、运输纠纷、买卖纠纷,败诉或被执行方均为广隆煤矿。但实际上,广隆煤矿公司两位股东并未对这些法律责任全部履行。2015年10月21日,安龙县人民法院对广隆煤矿未按期支付原告兴仁县长伟矿山机械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矿山机械设备材料款进行立案时,何苑聪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是“其它规避执行”。2018年3月26日,安龙县人民法院依据安龙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的仲裁裁决书,对广隆煤矿未按期支付工人刘林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共计人民币18.65万元进行立案,何苑聪因“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再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在广隆煤矿工作受伤后被拖欠工伤保险待遇的,不只有刘林一个工人。统计法院公开文书的结果显示,从2014年起两三年内,广隆煤矿和何苑聪拖欠莫某某、徐某某、杨某某、龙某某等多名工人的工伤保险待遇,累计金额上百万元。或许是因为频发的工伤和诉讼纠纷,大股东何苑聪选择走向后台,小股东许万平在2016年11月的一次工商信息变更中,摇身一变成了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不过没多久,许万平在2018年11月也因为逾期未履行支付西安博深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货款的义务,而被西安市鄠邑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相比此前安龙县人民法院在执行中发现广隆煤矿停产、公司除厂房外无任何账户资金及现金可供执行,这一次,许广平的行为具体情形被法院认定为“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这句话简单来说,也就是有钱不还债,妥妥的“老赖”。3与广隆集团关系密切从2012年无照生产经营原煤,到2015年欠债失信被法院查出停产,再到如今的煤与瓦斯突出事故。广隆煤矿如何获得生产经营相关资质,又是如何在资金链断裂之下复产的,截至目前我们无法全部得知。可以确定的是,何苑聪及许广平的身份,并不只是安龙县广隆煤矿的股东那么简单。何苑聪是何许人?安龙县人民法院作出的法律判决书显示,此君系广西梧州人,1967年生。知情者对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描述,何苑聪在煤炭、桐油、松香等产品的进出口贸易上均有涉足。除了安龙县广隆煤矿有限公司大股东的身份,何苑聪在安龙县的另一个身份,是安龙县万隆矿业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而万隆矿业是国内一家经营采矿加工、房地产等业务的大型综合集团“广隆集团”的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广东广隆集团直接持有万隆矿业51%的股份,而广隆集团的子公司云浮广隆铝业持有万隆矿业49%的股份。万隆矿业对外投资的公司有3家,除持有深圳广银融资租赁有限公司70%的股份和东银商业保理有限公司61%的股份以外,该公司还是贵州省安龙县同煤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持股20%——这家公司或许就是广隆煤矿复产的奥秘所在。据界面新闻报道,贵州省安龙县同煤有限公司安龙县戈塘镇广隆煤矿曾在检查中被发现矿井下存在隐蔽工作面、采用临时密闭逃避监管以及通风系统不完善问题,而被贵州省应急管理厅纳入产失信联合惩戒“黑名单”单位,纳入理由是“采取隐蔽、欺骗方式
逃避安全监管监察”。也就是说,到了2019年,广隆煤矿的实际开采工作,已经由安龙县同煤有限公司开展。而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不是别人,正是此前与何苑聪搭档经营广隆煤矿、也是此次事故发生时任该煤矿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的许万平。何苑聪、许广平及安龙县同煤有限公司公司与广隆集团关系如此密切,两人在其究竟担任何种角色?此次安龙县广隆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与广隆集团是否存在关联?就上述问题,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电话联系广隆集团但未接通,截至发稿也未得到回复。目前,贵州省政府和贵州省应急管理厅、煤监局、能源局、公安厅、卫健委等单位负责人已赶赴现场。黔西南州矿山救护队、六枝矿山救护队、盘江救护队82人也已携8辆救援车辆、1台指挥车及相关救援装备达到,与当地消防救援队18人、6台车,共同在现场开展救援。关于救援的最新消息,时代周报将持续跟进。

美高梅正规网址 1

美高梅正规网址,据应急管理部消息,2019年12月17日早上1时30分,贵州省黔西南州安龙县广隆煤矿发生一起煤与瓦斯突出事故。事发后应急管理部紧急派出工作组赶赴事发现场,经初步核实,当班井下作业人员23人,7人安全升井。截至9时,经全力搜救,14人死亡,2人被困。

根据天眼查,安龙县广隆煤矿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公司注册地址位于贵州省安龙县戈塘镇,注册资本15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许万平。

事发后,时间财经尝试拨打广隆煤矿有限公司的联系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根据应急管理部今年3月发布的《2019年第一批安全生产失信联合惩戒“黑名单”单位及人员名单》,广隆煤矿曾因“采取隐蔽、欺骗方式,逃避安全监管监察”而被贵州省应急管理厅列入安全生产领域失信生产经营单位,根据通报简况,检查中发现该矿井下存在隐蔽工作面,采用临时密闭逃避监管,通风系统不完善。

3次失信被执行

根据信用中国,除了被列入安全生产领域失信“黑名单”,广隆煤矿还曾三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拒不执行的标的金额总计80余万元。

2016年11月,广隆煤矿因未归还原告兴仁县长伟矿山机械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矿山机械设备材料款19.5元而被列入执行名单;2018年4月,广隆煤矿因拒绝履行与申请人刘某签订的和解协议而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执行费用包括共计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共计人民币18.7万元。

最近一次发生在2019年4月,广隆煤矿因逾期未履行判决书义务,而被西安博深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执行标的43.2万元,其中包括合同纠纷款39.2万元。根据官网的介绍,西安博深安全科技是一家在矿山安全领域建树颇多的科技公司,研发的煤矿安全产品曾获中国煤炭业协会的相关认证。

根据执行文书,执行中法院依法查询了被执行人广隆煤矿的银行存款、车辆、工商信息等,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此外,成立至今广隆煤矿还曾因合同纠纷、民间借贷、劳动纠纷等原因69次被他人或公司起诉,其中在2018年10月和2015年12月两次因为运输合同纠纷被总计30多名自然人起诉,涉案金额从2万元到20万元不等。

神秘广隆集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