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诺亚、京东各有说辞,歌斐34亿踩雷承兴国际真相是什么?

2020年3月31日 - 理财知识

T+- (原标题:34亿踩雷承兴国际:诺亚财富暴跌20%,已查封银行账户)
博信股份(600083)董事长、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实际控制人罗静被刑拘一事,正在引发连环炸。7月8日晚间美股开盘后,知名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NYSE:NOAH)股价暴跌逾20%,市值损失约5亿美元。当天诺亚财富股价大跌20.43%,以35.6美元收盘。当天盘前,诺亚财富公告称,该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歌斐资产”)发行的产品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公开资料显示,被刑事拘留的董事长罗静,在1996年创办承兴国际集团,目前该集团为集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诺亚财富7月8日表示,发现该项目风险因素后,立即启动了对存续期内其它产品的深度排查,截至目前并未发现同类问题(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歌斐管理基金总额为1711亿,产品数量共计800余支)。诺亚财富将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尽全力推进事件解决。诺亚财富表示,作为这些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起了各种法律诉讼,并致力于采取最佳行动,履行其义务,保护基金投资者利益。港交所数据显示,6月19日,汪静波旗下的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出现在承兴国际控股大股东一栏,持股比例为62.84%。以上机构的权益披露原因为,取得了股份的保证权益。诺亚对此也做出了说明。其官网上发布的《关于对承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股份质押的情况说明》中称,承兴国际曾于2019年6月24日披露了股东权益情况,其中包括歌斐资产管理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以及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在6月19日与承兴的控股股东China
Base Group
Limited签署的《股权质押合同》。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以及诺亚融资租赁公司签署了承兴国际控股的《股权质押合同》,而由于港交所的披露要求,会向上穿透到实际控制人,所以歌斐资产的上层股东以及实控人汪静波也一起披露了。因此,诺亚财富不是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东,6月19日出现的变更并不是股权转让,而是股权质押。同样是在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以发布内部信的方式,对本次事件做了进一步的说明和解释。汪静波介绍,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简称“承兴”)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目前与承兴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歌斐作为管理人,在发现风险因素的第一时间,就采取最快的行动,切实维护投资者的利益。她在信中说,从发现风险到今天,公司做了以下6件事: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查封了相关银行账户;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并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澎湃新闻记者获得的歌斐资产《关于“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相关情况的说明》中也表示,公司已成立特别应急和处理小组,采取必要应对措施,完成的处置工作包括但不限于增加基金产品的增信措施;对相关方发出催款函要求履行还款义务;与相关方对账及开展资产梳理工作;对相关方依法采取法律措施;并已向监管机关进行报备。“由于相关方涉及金融诈骗仍在刑事侦查过程中,我司预期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投资期届满时暂时无法进行分配,因此依据基金合同约定对基金份额的投资期到期日延期。我司会依法保障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合法权益。”歌斐资产方面称。汪静波认为,本次暴雷事件的发生根本原因在于宏观经济:“从宏观的角度来说,经济走到了周期的尽头,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暴雷的会越来越多,系统性风险也越来越大。作为有一定规模的资管机构,确实很难百分之百规避风险。我们这次碰到的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宏观市场当前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可能也是从事金融业无法反抗的宿命。”她进一步说:“在这里我也向大家呼吁,如果通过这件事可以改变公司基因,从营销到产品、从风控到投资管理,都全面达成共识:
从非标固收产品驱动到标准化基金驱动;组合型、净值型产品是唯一的方向;摆脱巨大的非标固定收益资产路径依赖。那么,诺亚和歌斐将真正成长为一个国际标准意义上的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诺亚财富官网介绍,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累计财富配置规模6362亿,为超过27万名高净值人士提供综合服务。而歌斐资产成立于2010年,是诺亚财富定位于集团旗下专业的资产管理平台。其以母基金为产品主线,业务范围涵盖私募股权投资、房地产基金投资、公开市场投资、机构渠道业务、家族财富及全权委托业务等多元化领域。截至2019年3月31日,其管理资产金额为人民币1711亿元(255亿美元)。截至发稿,诺亚财富跌19.11%,报36.19美元。附:汪静波内部信原文全体诺亚人,大家好:我们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简称“承兴”)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日前被中国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歌斐资产在该基金存续管理中,已经提前采取各项法律措施,保障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作为基金管理人,歌斐资产将继续切实履行管理人职责。因为承兴公司涉嫌刑事欺诈,案子尚在侦查中,很多信息我们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能现在也不是沟通的最佳时间,但是因为诺亚是一个几乎透明的公司,没有秘密,所以我们这里做一个完全透明,100%现状的沟通和同步。我想这也是诺亚的基因,我深信,如果我们每个人全部摊出心中所想,让信息对称,我们可以做到真正的一起思考和面对。你们会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我们会形成正向的向上的能量。目前与承兴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歌斐作为管理人,在发现风险因素的第一时间,就采取最快的行动,切实维护投资者的利益。公司的核心价值观是正直诚实,从这件事情的发生中,我们看到,管理上还有很多地方都需要提升,但是请大家相信,我们管理层绝对不会发现问题却掩盖问题,用一个错误来掩盖另一个错误;接下来一段时间,公司将倾尽全力,以最大的可能摸清情况,保全基金资产。目前看,还需要一些时间情况才会明朗。首先是相关基金,会根据法规整体延期半年到一年,从发现风险到今天,公司做了以下几件事:1.
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2.
查封了相关银行账户;3.
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4.
并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5.
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6.
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同步,我们联系了一些大型的困境基金,做了有效的交流,有了一些初步的共识,在基金延期到期前提出一些切实可行方案,让客户安心。大家知道,在2014年,我们遭遇了景泰事件,当时是两眼一抹黑,并且处理毫无经验。最关键的是前三个月,项目处理小组需要时间和空间,才能尽快了解核心信息,最大限度获得实质性突破,对整个基金的回款产生积极正面作用,从而保护了客户的权益。所以这次事件的发生,也希望全体员工不要传播不实信息,做好客户沟通工作。在公司处理景泰事件的案例中,过程虽然艰难,但是积累了经验和判断力、决策力,最后成功画上句号,保护了客户权益。目前,我们核心团队已经达成共识,有信心、有决心把这件事同样处理好。从宏观的角度来说,经济走到了周期的尽头,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暴雷的会越来越多,系统性风险也越来越大。作为有一定规模的资管机构,确实很难百分之百规避风险。我们这次碰到的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宏观市场当前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可能也是从事金融业无法反抗的宿命。但是我们整体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公司,每一个基金的资产都是相互隔离的,不会发生连锁反应和系统性的风险。相比5年前的景泰事件,我们的综合实力也有了很大的进步,有更多可以投入的资源来处置风险事件。在这里我也向大家呼吁,如果通过这件事可以改变公司基因,从营销到产品、从风控到投资管理,都全面达成共识:
从非标固收产品驱动到标准化基金驱动;组合型、净值型产品是唯一的方向;摆脱巨大的非标固定收益资产路径依赖。那么,诺亚和歌斐将真正成长为一个国际标准意义上的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此次事件,坚定了我们的转型之路,用一种残酷和强烈的方式让我们惊醒。我们从事金融业,是通过管理风险而获利的,我们必须要更深刻的理解:风险不会消失,只能被分散。如果我们真的有了共识,突破了惯性,这次的事件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伟大而深刻的好事。我们的核心管理层、二代管理团队,信心会更坚定、能力更综合,齐心协力朝前走。公司已经组成该项目领导小组,其他相关人员都已经分工,全力支持处理该项目,竭尽全力保护投资者利益。我深信,我们管理团队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解决好这个事件。我们也需要大家的支持,请理财师伙伴相信我们,也把信心传递给您的客户,给予我们宝贵的处理时间,相信我们会竭尽全力争取最好的结果。静波2019年7月8日

7月8日晚间,汪静波发布的内部信开始在社交媒体大范围传播。她在信中称,创始基金分配预计延期时间半年到一年。

美高梅国际官网开户,最近3个交易日以来,承兴国际控股持续大跌。其中,7月4日、5日,分别下跌16.14%、8.93%。罗静被刑事拘留的消息传出后,7月8日盘中最大跌幅更是高达90%,最终报收于0.9港元/股,跌幅高达80.39%,3个交易日累计下跌5.11港元,累计跌幅高达85%左右。

诺亚财富当日盘前公告称,该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下称“歌斐资产”)发行的产品,为H股公司承兴国际控股相关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罗静,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

对于此次34亿元踩雷,汪静波在上述内部信中称:“从宏观的角度来说,经济走到了周期的尽头,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暴雷的会越来越多,系统性风险也越来越大。”作为有一定规模的资管机构,很难百分之百规避风险。

诺亚财富在7月8日的一份声明中称,上述持股并非股权转让,而是歌斐资产代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诺亚租赁与承兴国际控股股东China
Base Group Limited签署的合同,而采取的股权质押措施。

此前的7月5日,博信股份(600083.SH)已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随后,承兴国际控股也公告称,已于当日得知罗静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根据承兴国际控股2018年中报披露,当时该公司资产净值只有5.88亿港元,反应偿债能力的流动资产中,应收贸易账款及其他应收款为6.58亿港元,银行结余及现金只有2542万港元。

底层资产真实性存疑

截至目前,对于创世基金的产品成立时间、对应的直接融资方、产品期限、交易结构、资金发放形式等关键信息,诺亚财富、歌斐资产、承兴国际控股等相关方,均未做任何披露。而创世基金投资标的底层资产如何无从得知。

诺亚财富方面对第一财经称,自从发现风险之后,歌斐资产已经采取了六项主要措施,具体包括:1、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2、查封相关银行账户;3、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4、并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5、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6、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

7月8日晚间美股开盘后,诺亚财富(NYSE:NOAH)股价从前一个交易日的44.74美元/股,暴跌最低至34.5美元股,最大跌幅达到23%左右。截至收盘,仍然大跌20.43%,收于35.6美元/股。

作为国内最大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这不是诺亚财富及其下属歌斐资产第一次“踩雷”。在2017年初的东北乳企辉山乳业被做空机构质疑造假而引发的危机中,歌斐资产也曾卷入旋涡。

曾踩雷辉山乳业、景泰

7月9日早盘,承兴国际控股一度出现反弹,以1港元的价格开盘后,最高曾上冲到1.1港元,较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上涨0.2港元,涨幅超过22%。但截至下午16:00,报于0.67港元/股,跌幅25.56%。

讨回难度较大

截至目前,承兴国际控股、诺亚财富,均未披露这笔巨额资金的直接融资方。

在内部信中,汪静波称,诺亚财富忠实履行管理人职责。但歌斐资产出现风险的一些产品也曾被监管关注。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9月,因存在信息披露不规范,防范利益冲突机制不完善,安徽证监局决定,对歌斐资产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就在7月9日下午,京东集团就承兴事件作出情况说明称,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9日早间,京东说明还称,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根据公开信息,辉山乳业危机爆发后,歌斐资产在2017年3月底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要求冻结包括中国辉山乳业控股、当时的主席兼大股东杨凯及其控股公司冠丰,以及另一名人士的资产,禁止其将资产转移或移离香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